《絕對財富》:找到企業的原點和初發心——《絕對財富》拋磚引玉之一

2017-07-06 14:22瀏覽數:595 
分享到:

  去年十月,在網上看到珍奧雙迪創辦人陳玉松先生的《絕對財富》的評論后,便購買了此書。初讀《絕對財富》真如袁宏道當年夜品徐渭的畫作那樣:叫復拍,拍復叫。用現在的話說,就是連連拍案叫絕,相見恨晚。沒幾天,《絕對財富》就被一位企業家朋友借走了。春節前,我又買了一本,作為枕邊書反復閱讀,用書中的原理原則來指導我的企業。


陳玉松


 《絕對財富》是所有人都應該深入研讀的一本好書,尤其是領導、企業家、商業領袖更應該好好讀一讀。本想寫三篇《絕對財富》的評論,后來想,還是用拋磚引玉的方式,讓更多的人能讀到《絕對財富》的原文,得到《絕對財富》的滋養更好。


  節選:《絕對財富》第一章第一節: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有一部朝鮮電影叫《賣花姑娘》,在中國可以說家喻戶曉,里面有這樣一個鏡頭:賣花姑娘用賣花的錢為有病的媽媽買藥,當她興高采烈往家跑的時候聽到了噩耗——媽媽去世了。她一個跟頭摔在地上,藥包咕嚕咕嚕滾了很遠。當時電影院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但全場都傳來一片抽泣聲。我也很悲傷,但沒有哭出聲,眼淚在眼眶里也沒有掉下來。因為我的母親還不到五十歲就因為癌癥剛剛去世了,我在母親生病的過程中眼淚哭干了。


  母親生病時我很無助,全家為了救母親想方設法、全力以赴,聽到哪里有偏方就討過來。


  我們兄弟姐妹幾個爭搶著煎煮,給母親服用。


  這期間我聽說用一種蛤蟆可以治療癌癥,就產生了找蛤蟆為母治病的想法。當時是冬天,上哪里找呢?那時候雖然我才十幾歲,但為了救母親,我非常拼。為了尋找蛤蟆,回到家里我拿起鎬頭就到河套里開挖。凍天凍地的,很不好挖,可一天下來我還是挖了一米多深、幾米長的一條溝?;叵肫饋?,就算現在的民工一天也干不了那么多的工作量。盡管我很拼、很努力,但那天我仍然一無所獲。


  后來,我又聽說蛤蟆在冬眠,它藏在水底下的爛泥里。正好我父親當時的工作單位大連工學院有一個水塘,我馬上就到那兒去挖。我喝了一斤白酒又用酒擦了身子御寒之后,把水塘上的冰搗碎,跳進去,潛到水底,在水底掏了很長時間??墒侨硕伎靸鼋┝?,也沒有找到蛤蟆。


  我一次又一次潛入冰冷的水底,挖呀挖呀。父親的同事看到以后非常感動,他們就找工人來幫忙,把水塘的水全給抽干了。我又用鎬頭在池底挖了一米多深,終于挖出了兩個大蛤蟆。這種大蛤蟆有個學名叫蟾蜍。

  我高興地把蟾蜍捧到家里,用針和黃酒刺蟾蜍的眼泡,結果蟾蜍刺出的水濺到了我的眼睛里。不到一分鐘,我半個臉就腫得像豬八戒一樣,從臉到耳朵再到眼睛都鼓了起來。但我還得上醫院護理母親,就用哥哥的大軍帽把半邊臉擋住,捧著煮蟾蜍的黃酒到醫院去了。


  可是母親服了這藥依然沒有效果。


  后來,我又從廣播里聽到一個好消息,吉林宏威制藥廠發明了一種抗癌藥,起名叫抗癌一號。周總理管這個藥叫增光霉素,報紙上曾刊登過這篇消息。我當時非常高興,毫無顧忌地給總理寫信訴說內心的悲痛和救母親的渴望,并求總理幫我買一付藥。我還隨信寄了三十塊錢。不久,總理辦公室給我回信了,還把這三十塊錢給寄了回來,宏威制藥廠也給我寄了一付藥。盡管周總理都出面救我的母親,但還是沒有治好她的病。四個多月后我的母親就去世了。


  火葬母親的那一天,我把我的照片扔到爐子里,看到煙囪里冒的煙,我知道是母親走了。當時我就發誓以后如果有錢、有能力一定要研發一個好的產品把母親救回來。


  所以,長大后我進了工廠、當了兵,回到地方我作為一個重點培養的干部剛要提拔當局長的時候我就下海了。從一九九二年開始,做了幾年生意之后,在一九九六年成立了珍奧公司。十年后,我又創立了雙迪股份。


  我給自己的定位就是救人、治病、行善、積德。在這個過程中,一眨眼我下海二十五年,珍奧也走過二十年的里程。在黨和政府的支持下,在各位家人的支持下,在各位員工的共同努力下,珍奧走到了今天,雙迪走到了今天。這期間,大家對我的期望、對我的囑托,以及我對大家的承諾和我對大家發過的誓言,我一天也不敢忘記過。我以救母之心、孝母之心從事著造福人類健康的事業,我還要跟珍奧一起、跟雙迪一起、跟大家一起再為人類健康造福二十年、五十年……(李建國,民營企業董事長。)


子公司:

珍奧進出口

珍奧新生態

珍奧醫藥批發

關注我們
 
 

全國客服熱線

800-915-9555

400-848-0777

關注珍奧

關注保健在線